• <object id="gg4kw"></object><menu id="gg4kw"></menu>
  • <object id="gg4kw"></object>
    <menu id="gg4kw"><u id="gg4kw"></u></menu>
  • <menu id="gg4kw"><tt id="gg4kw"></tt></menu>
  • <input id="gg4kw"><u id="gg4kw"></u></input>
    <input id="gg4kw"><u id="gg4kw"></u></input>
  • <menu id="gg4kw"></menu>
    <input id="gg4kw"></input>
  • <input id="gg4kw"><u id="gg4kw"></u></input><menu id="gg4kw"><tt id="gg4kw"></tt></menu>
  • 首页 > 滚动 >

    在微光中,向着峰顶攀爬

    2021-04-16 11:46:59 壹点网
    对于司徒文佑回国工作这件事,家人多少是有些惊讶的。这位出生于香港的80后科学家,中学时就到了加拿大,在多伦多大学获得营养科学博士后,他又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大家都以为,他会一直留在国外。

    2011年,他回了国,后来成为伊利母婴营养研究中心的一名科研工作者。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篇关于伊利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的报道,那是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提供牛奶和奶粉等这样的营养保障,这让我大受感动。突然之间我发现,将自己毕生所学应用在研发中,打造更高品质的产品,然后去回馈消费者,回馈社会,也许是件更有意义的事情。”多年后,谈到他为什么回国选择加入伊利时,他这样说道。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349392d919755ff406874ba4fb6190bd.jpg

    (伊利母婴营养研究院院长司徒文佑 <右一>)

    那时,伊利集团凭借奥运会和世博会上的精彩表现,刚摘得了中国乳企品牌价值的“七连冠”,成功跻身国际第一阵营,逼近全球乳业十强。

    尽管如此,婴幼儿奶粉行业(下称“婴配粉”)作为乳业的重要分支,在当时,大多数乳企在婴配粉领域的科研水平并没有很大优势,也尚未取得突破性进展。国内很多婴配粉配方都是根据欧美的母乳研究数据得来的,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中国宝宝的口粮里蕴藏着自身独特的密码,母乳研究本土化势在必行。

    “我们都知道,母乳是宝宝最天然、最完美的食物,但母乳中营养元素的含量,会受不同人种、饮食习惯、喂养阶段等因素影响,存在一定的差异性。所以想要提供更适合中国宝宝的婴配粉的话,就必须进行我们自己的母乳研究。”也正因为如此,伊利早在2003年,就开始了中国母乳研究和母乳数据库的建设工作,以云战友博士和叶文慧为代表的老一代伊利母婴营养科研专家为伊利的母乳研究工作打下了坚实的科研基础。这也是司徒文佑选择伊利的核心原因。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0701566a5189e06621be5b0af1da6a0c.JPG

    (伊利集团总裁助理云战友博士 <左>伊利奶粉技术研发部科学研究经理叶文慧 <右>)

    中国母乳样本采集作为母乳研究的基础,本身就是一个庞大而艰巨的任务。对此,伊利第一代母乳采集员,伊利奶粉技术研发部研发经理郝万清深有体会。

    母乳采集,并不是泵一两瓶母乳那么简单。每一次的采集工作,都是临床实验的一部分,需要对收集对象进行伦理委员会的评估,然后论证收集方法、分析方法是否科学。除此之外,从采集到储存整个过程的冷藏和保存也必须到位。为了了解中国整体母乳成分的状况,伊利选取了中国东西南北中七个区域共43个市/县健康妈妈的母乳作为样本,母乳采集员每天不是在采样,就是在出差的路上。对于至今从业已十多年的郝万清来说,双手各拎一个庞大的冷藏箱,风尘仆仆地奔波于采集对象家和冷藏库之间,是每天的常态。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21a114aa884d746bd7eaab268ecb14fa.JPG

    (伊利奶粉技术研发部研发经理郝万清)

    对于每一位妈妈交到自己手中的样本,她都格外珍惜。“十次有八次,我们都是被(妈妈们)拒绝的,因为每一口母乳,都是宝宝珍贵的口粮,妈妈本能地想留给他们。但也有一些主动捐赠的。其中有个妈妈,非常主动的找到我,希望捐赠母乳。她跟我说,坚持母乳喂养真的太不容易了。作为一个职场背奶妈妈,有时候一忙起来就真的会忘了吸奶,然后紧接着就是堵奶发炎。最严重的一次,她前脚刚出会议室,后脚就直接开车去医院,做乳房穿刺手术治疗乳腺炎。她捐赠母乳的时候跟我说,希望我们能够帮助更多像她一样的职场妈妈,研发出让她们能够安心放心,像母乳一样给宝宝呵护的奶粉,这句话我一直记忆深刻。对于每一份来之不易样本,对于每一位妈妈的信任,我们会非常珍惜,并努力让它们转化成有用的研究成果。”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1a0625bf6d38aff8edb6fec4b25abb19.JPG

    (郝万清登统母乳采集样本数据)

    截止目前,伊利已经积累了千万母乳成分数据,成为首个建立起“中国母乳成分研究数据库”的国内品牌。而科学家们通过不断的模拟和转化,也研发出了越来越贴合乳源的配方,明确了配方奶粉的改善方向。

    一座又一座高峰

    在团队所有人员的辛勤努力下,伊利金领冠的科研规模和产品一直在不断升级。

    2018年4月,“伊利母婴营养研究中心”,正式升级为“伊利母婴营养研究院(YMINI)”。自有专家教授组成的科研队伍中,85%以上是营养科学、食品科学的硕、博士,其中既有毕业于海外名校的高知,也有“十二五”国家课题的研究骨干,而且许多都是像司徒文佑这样的80后新生代科研专家。

    拿到了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食品科学与人类营养学博士学位的王雯丹,也是这样一位新生代科学家。她还记得,自己当年初到国外时,看到欧美科学界在乳业研究上的水平之深,曾受到过深深的震撼。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9de1958aad2228333e6c3855cc6bef4d.jpg

    (伊利母婴营养研究院科研专家王雯丹)

    决定回国是出于个人的考虑,但回国之前王雯丹也曾陷入焦虑和不安,科研水平上的差距很有可能让自己寒窗苦读变得无用武之地。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焦虑其实是多虑,回国入职伊利之后,她惊喜的发现,国内许多研究机构和高校所发表的论文成果,水平已经和国际接轨了,而她入职的伊利母婴营养研究院更是个中翘楚。“我觉得这些前辈同事们都非常了不起,花费了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为大家打下了一个厚实的基础,也为我们的后续研究方向提供了很多启发。”

    加入伊利的三四年来,她感受到了国内对婴配粉产业的重视力度越来越强,出台了一系列严格的监管法规以及鼓励行业发展的政策。“我刚回国时,身边一些人对国产品牌还是有抵触的,但这两年,购买国产婴配粉的朋友越来越多了,而且反馈都很不错。”尽管自身还没有当母亲的经历,但由于王雯丹的工作性质,她已经俨然成了自己朋友圈里的营养育儿的“KOL”。对此,王雯丹也自觉的担任起了自己圈子里科普的重任。“我身边其实有挺多同学、朋友开始有小孩的,每次他们都会问问我,什么样的奶粉合适,什么成分是什么作用等。我其实每次都会强调,要选择针对中国母乳成分研发设计的。”

    因为母乳的成分极其复杂精妙,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膳食习惯等,都会对母乳成分产生影响。而随着检测技术和设备的更新升级,科学家们可以研究的视角会越来越微观,能够不断发现过去留意不到的成分。

    就比如她近期参与的项目,是伊利欧洲创新中心与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一个合作,探索中外母乳中低聚糖的成分和特点。她们发现,有些低聚糖和蛋白质结构的含量和比例,是中国母乳特有的。这对于整个团队坚持中国母乳研究无疑是极大的振奋,同时也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课题:如何破译中国母乳的独特奥秘,并用配方还原到婴配粉产品中。当然这个大课题也已经不断的被解答,新升级的伊利金领冠产品通过构建“六维易吸收体系“,从蛋白质、脂质等多个维度上,给到了解决方案。

    当然这样的成果在王雯丹看来还远远不够。作为一名研究母乳和婴配粉的科学家,这个课题值得用自己全部的职业生涯去探索。“所谓科研,就像是在黑暗中攀爬高峰,刚刚攀上一座,抬眼一看,还有更高的一座”王雯丹是这么形容的。整体过程艰难且辛苦,但也总有惊喜。“比如我们去年拿下的母乳中核苷酸配方的一个专利,是经过多次实验验证效果,深思熟虑后才研究出来的配方,还成功地拿到了欧洲专利局的授权。据我所知,这是国内该领域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拿到欧洲专利局授权的专利!”

    或许在拿到专利授权的那一刻,大家能如释重负地欢呼一声:我们是第一个登顶的!但在科学家的世界里,最美的山峰,永远是下一座。

    难以捉摸的消费者

    “也许有人会问,你们为什么要做这么多笨功夫,要辛辛苦苦地收集如此多数据,做这么多基础研究?”在司徒文佑看来,投机取巧的方法也许是有的,但食品科学研究,靠的就是一点一滴的积累, “不这样做的话,我们怎么对得起消费者?”

    在司徒文佑心里,那些嗷嗷待哺的宝宝们,虽然他们无法表达自己的诉求和体验,但他们满意才是自己最终的追求。尽管此刻的司徒文佑已经成为伊利集团创新中心高级科学研究总监、伊利母婴营养研究院院长,并搭建了多个与海外高校、科研院所的合作平台,牵头设立了多个在母婴营养领域研究水平首屈一指的合作项目,但在他的心中,这些身份和成就,远不及他的另一个身份——一个不足半岁新生儿的父亲。“很多时候,拥有科学理论是一回事,在真实生活中实操起来又是另一回事。”谈起做父亲的经验,他满脸骄傲:“我的儿子很可爱的,白白胖胖的,每天像一个肉丸子一样爬来爬去。有时候看着自己的孩子,就愈发能感觉到自己这份工作的重要性。我们这份工作,是守护更多跟我儿子一样的宝宝,守护他们健康快乐的成长,每每想到这里,都觉得我们这个团队责任重大,但也非常有意义。”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be14dc8f717faddac9cd1472ec9a62e8.jpg

    (司徒文佑与海外高校、科研院所展开科研合作)

    在他看来,婴儿是最难以捉摸的“消费者”。“孩子父母怎么评判一种奶粉好不好呢?只能看宝宝的几个健康指征,比如胃口好不好,会不会便秘,便便的颜色是不是健康?”在满足了这几个要求之后,家长还会关注更高层次的需求,比如孩子的吸收力、免疫力怎么样?生长发育速度如何?是不是聪明活泼?这些要求看似寻常,但落实到产品研发的具体层面上,是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去研究和验证。好在,每一位科研人员以及行业从业者们都齐心协力,努力的攀越母乳科研的高峰。新的功能成分也在不断的被研发出来,许多我们过去没法模拟的母乳功效,在新技术的支撑下,也逐渐变得可能。比如伊利对于母乳营养成分以及相应功效的研究,就已经成功覆盖蛋白质、脂肪酸、氨基酸、核苷酸、乳脂球膜、低聚糖和益生菌等十余项,并且在2020年对外发布了《母乳研究白皮书》,以系统模拟母乳的新成果,新发现,驱动行业正向健康发展。

    作为科学家,司徒文佑觉得自己的可能是非常“单调”的:每天一睁眼就先查邮件,然后是连轴转的开会、做实验、写报告,时不时还要飞越千山万水去和全球的合作机构碰面。“十几年日复一日、无止尽的研究,有没有哪一刻会让你觉得特别有成就感?”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他沉思了一会儿,说:“应该是看到大家的辛勤终于有了成果的时候。”亲眼看着自己和同事参与研究的配方,通过无数次试验得到认证,并且拿下一个个专利,他的自豪感非常强烈。这些年,司徒文佑带领团队所建立的基础研究平台与系统,从2014年开始持续支持了相关科学研究,在α+β专利蛋白配方成功上市后,婴配粉研发团队又相继开发了母乳核苷酸比例的专利配方粉;优化了配方奶粉的脂肪酸比例和结构,并在最近升级为二代OPO结构脂。截至目前,相关研究已获授权专利5项*。

    http://img.danews.cc/upload/images/20210416/086baaecd959314f38d024e2b4cef3f6.jpg

    (伊利金领冠获得5项核心配方专利)

    “有人问我,以后我的孩子喝的奶粉,是不是选金领冠?我毫不犹豫地说:当然!从研

    发到生产过程,从原料到成品,我看着这些产品经过了层层把关,是相当放心的。以后他长大了还可以说,我小时候喝的奶粉,是我爸爸亲手研究出来的,这多让人骄傲!”

    *“含α-乳清蛋白和β-酪蛋白组合的婴儿配方奶粉及其制备方法”中国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0810241156.3

    “核苷酸组合物及其在食品中的应用”中国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510290842.X;中国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510291739.7;中国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510300587.2;中国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680013841.3;

    相关推荐

    快3游戏